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新《办法》已经明确率先对汽车产品实施生产者责任延伸试点,再加上借鉴日本或欧盟的经验,汽车生产企业极有可能担当报废汽车的回收责任。

“对于已上市企业而言,拆红筹及VIE架构存在一定的时间成本和操作难度,因而短时间内回归A股比较难。未上市的许多高成长企业,可能目前又不一定能达到这个标准,但其实也是非常具备发展潜力的,”李雪梅坦言道,“建议进一步扩大红筹及VIE架构企业的包容度,通过程序将门槛适当降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