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上述观点,茅益民表示肯定:“药物肝损伤的诊断的确很困难,具有挑战性,也是世界性的难题,诊断需排除其他引起肝损伤的病因,有时候,临床上确实会造成误诊和漏诊的情况。”

据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网站2月25日报道,据另一位知情人士说,特朗普的法律团队正在考虑各种选项,其中包括为米勒的问题提供书面答复和让总统进行有限的口头作证。